第1115章 随时奉陪
本书详情 返回首页 下载本书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他吓了一跳,但随即想明白了,向北肯定是在楼下看到了康铭辉的座驾,并以此做出了判断。康铭辉也听见了这句话,无奈的摇了摇头,并没说什么,只是微微耸了下肩膀。

  事已至此,矢口否认反而显得不够磊落,于是他便笑着道:“既然向总来了,那就上来坐一坐呗。”

  向北答应了声,挂断了电话。

  “看见了吧,这货比猴都精,马化龙进去了,所以,他亲自上门跟你谈条件了。”康铭辉道。

  他略微思忖片刻,淡淡一笑:“谈就谈呗,正好看看他葫芦里卖的到底是啥药。”

  “那还用看嘛,向北的葫芦里装的,不是假药就是毒药。”康铭辉笑着接了句。

  没过多大一会儿,办公室的门被轻轻推开了,向北微笑着出现在门口,他则连忙起身迎了过去,康铭辉却坐着没动,只是斜着眼睛,冷冷的看着这个不速之客。

  “没打扰到你们吧?”向北微笑着问道。

  “没有,您来得正好,我们俩刚刚还提到您呢。”跟往常一样,陈曦依然以敬语相称,语气和态度都很谦恭。

  向北点了点头:“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们俩肯定是在琢磨,向北这家伙到底躲到哪儿去了。”

  还没等他吱声,康铭辉突然站了起来,跟陈曦微微点了下头,淡淡的道:“陈总,不好意思,我单位还有点事,先告辞了。”说完,也不看向北,迈步便朝外走去。

  他也不便挽留,只好起身相送,不料向北却冷冷的说道:“老康,你好歹也有点身份,能不能别总耍小孩子脾气,坐下来,把话都说清楚,省得日后埋怨我没打招呼。”

  康铭辉本来已经走到门口,听了这句略带挑衅味道的话后,缓缓的停下了脚步,转过身,冷冷的看着向北,几乎是咬牙切齿的说道:“我不会埋怨的,你有什么招数,尽管都使出来,我随时奉陪。”

  向北却显得很平静:“老康,这么多年,你处心积虑的抓了我不少把柄,我心里清楚得很,之所以没点破,是觉得我们之间的矛盾并没有到不可调和的地步,你是个聪明人,应该对自己有一个非常清醒的定位,但你现在的所作所为却让我有点看不懂了,所以,有必要坐下来,心平气和的谈一谈,这样对你对我,都有好处。”

  康铭辉哼了一声:“向北,不要以为你哥位高权重,就没人奈何得了你,从接手第三建筑公司并改名为北方建筑集团那天开始,你做得那些违法乱纪的事,我一笔笔的都给你记着呢,想动我,你得先掂量下自己的分量,把老子惹急了,让你们哥俩一块完蛋!行了,我没时间跟你扯淡,还是那句话,你放马过来,我奉陪到底!”

  向北的脸色瞬间变得阴沉了,嘴角的肌肉抖动了几下,冷笑一声。

  “好吧,我这个人从来都是先礼后兵,做君子之争”向北说道,可话刚说了一半,就被康铭辉打断了:“别他娘的给自己脸上贴金了,你也配叫君子?蒙别人可以,蒙不了我的,装什么贵族,喷十斤香水,我都能闻到你身上的屎味。”说完,冷笑一声,头也不回的走掉了。

  陈曦则紧跟其后,两人一直到了电梯口,康铭辉这才转过身,叹了口气道:“这个结果在我的意料之中,我有心理准备的,其实,自从知道抓人的是省城的经侦支队,就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了,向北这招叫做釜底抽薪,由经侦支队出面,名正言顺,合理合法的将办案权抓在了手里,便被动为主动了。”

  “你的意思是说,我反映上去的问题,向北已经都得到消息了?”他低声问道。

  康铭辉并没有正面回答,而是淡淡一笑:“兄弟啊,你是初生牛犊不怕虎,我是过河的卒子没有退路,咱俩凑在一起,向北未必就胜券在握,较量刚刚开始,咱们都攒足了力气,做好打持久战的准备吧。”说完,意味深长的拍了下他的肩膀,迈步进了电梯。

  送走了康铭辉,他在原地站了一会,这才转身往办公室走去。一边走一边默默的想,得赶紧把这个情况和大老黑沟通下,看来,纪委和高检方面并不是铁板一块,否则,向北不会这么快就得到了信息。

  进了办公室,却见向北正翘着二郎腿,坐在沙发上悠闲的抽着雪茄,只是身后没有跟班小张,显得气势不是很足。

  他笑了下,很客气的说道:“不好意思,让您久等了。”

  向北却很淡然:“老康这个人啊,就是个典型的农民企业家,眼界和格局太小了。”

  他未置可否,走回到自己的座位上,正想接着话茬往下说,手机却响了,低头看了眼,竟然是田甜的来电,不由得微微一愣。这个时候接听田甜的电话,显然有点不合时宜,于是便选择了拒接。

  “向总,您怎么想起到我这儿了呢?”他微笑着问了句。

  向北将雪茄的烟灰轻轻弹了下,慢条斯理的说道:“你的岳父大人今天正式上任了,我是跟他一起过来的,路上聊了很多,有些事,我觉得咱们还是可以商量的,所以我就”

  话刚说到这里,陈曦的手机又响了,于是他便停了下来,做了个手势,示意先接听电话。

  陈曦以为还是田甜,心中还略有点不满,可低头一看才发现是顾晓妍的来电,于是便朝向北笑了下,赶紧接了起来。

  “我晚上不回去了,下午的飞机去北京开会。”电话一接通,顾晓妍便直接说道:“你别跟老孟他们出去喝酒,早点回家休息。”

  “什么会,这么急啊?”他问了句,

  顾晓妍却轻轻叹了口气:“会并不急,半个月前就定下来了,原来定的是谢主任亲自出席,可今天临时有点变动,就安排我去了。”

  他想了想,今天是顾兆峰走马上任的第一天,正常情况下,市里的两套班子和主要干部肯定要举行个简单的欢迎仪式的,建委主任当然不愿错过与新书籍的第一次见面,于是便临时改变了行程,而顾晓妍肯定心里别扭,极有可能是主动要求去开会,也算出去躲清闲了。

  这个晓妍啊,真是多此一举,同在一个城市供职,总不能天天避而不见吧?这样一想,于是便开玩笑的问道:“你开完会,难道就不回来了呀?”

  顾晓妍一愣:“为啥不回来?”

  “既然还得回来,那躲这几天又有啥意义啊?”他道。

  顾晓妍这才明白了他这句话的真实含义,哼了一声道:“就你话多!行了,我走了,晚上别到处乱跑,我可电话查岗啊,发现问题,看我回来怎么收拾你。”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