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6章 门外站着一个人
本书详情 返回首页 下载本书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见他放下了电话,向北微笑着说道:“你们俩的婚礼筹备得怎么样?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尽管说话,这场婚礼,必须办得隆重些啊,才能符合你们俩的身份呀。”

  他则淡淡的道:“具体我不太清楚,都由晓妍舅舅的婚庆公司负责运作,咱俩属于一切行动听指挥。”

  向北则连连点头:“对!这才是青年才俊该有的样子,在这种事情上浪费太多的时间和精力,完全没有必要。不过,也别太马虎,你如今是华阳集团的总经理,晓妍就更不用说了,该有的排场必须有,否则太寒酸了,你岳父大人的脸上也无光呀,我给你透露个小秘密啊,别看你岳父大人表面上是一副淡泊超然的做派,其实,他可是个很要面子的人哦。”

  眼见话题越扯越远,陈曦不由得微微皱了下眉头,待向北说完,并没有接着话茬往下聊,而是郑重其事的问道:“向叔,刚才咱俩说了个半截话,您今天突然赶过来,到底有什么事吗?”

  向北略微思忖片刻,慢条斯理的说道:“是这样的,我和兆峰是多年的好友,说是情同手足也差不多,所以,在我心里。自然对你和晓妍要另眼相看,即便咱们之间有点小冲突,那也属于人民内部矛盾啊,更何况我还是个当长辈的,一切都要商量着来。”

  他苦笑着道:“向叔,我们个人之间没什么矛盾,其实主要集中在工作上,我目前担任华阳集团的总经理,尽管是个代的,但也要为三千七百多名员工的前途和命运负责,这个您能理解吧?”

  向北连连点头:“我理解,你的想法没有任何错误,换成是我,也会做同样的选择。只不过,有一点得提前说明下,咱们之间可能存在些误会,其实,我本人也非常仰慕华阳,你是知道,我出身在一个很特殊的家庭,骨子里就对这种有红色基因的东西感兴趣,这是一种与生俱来的情怀,已经融入到我的血液之中了。所以,请你相信,我并不是要把华阳毁掉,而是要将这个光荣的企业发扬光大。”

  陈曦没有吭声,只是冷冷的看着向北,默默的往下听着。

  向北似乎从他的眼神中看出了什么,苦笑着道:“我知道你不会相信的,但这确实是我的真实想法。”

  不料陈曦却很认真的点了下头:“我相信,也理解您的情怀,但这不等于接受一个有六十多年历史的国有企业在我手里被收购的现实,所以,我会一直坚持下去的,具体的说,误会可以解释清楚,但我的选择万难更改。”

  向北沉默了,歪着脑袋盯着他,良久,忽然无奈的笑了。

  “小陈啊,你想过吗,你这么做,等于将华阳置于一个非常危险的境地,你还年轻,血气方刚,冲劲十足,虽然经历了一些事,但对这个国家和整个社会并没有深刻的认识。别被康铭辉和胡介民这些人给利用了,他们很早就看我不顺眼,可为啥之前都眯着不吱声呢?别人不说,就说胡介民吧,他对你的做法肯定是大力支持的吧,如果我没估计错的话,你之所以敢闹这么大,与他暗中给你撑腰是分不开的,可是你换个脑筋想一想,这么多年,它无时无刻不绕着我走,现在居然撺掇你来跟我对抗,这到底是为啥,你不觉得大有文章吗?”

  他微微一愣,一时竟然无语了。

  向北则继续说道:“还有康铭辉,他暗地了搞了我不少黑材料,可为啥这么多年,一直攥在手里,连个屁都不敢放呢?现在却大张旗鼓的交到你手里,难道是临死想拉上个垫背的?所有这些,拜托你都过下脑子好不好?”

  “您到底想说什么呢?”他微笑着问了句。

  向北轻轻叹了口气:“你是有主见的年轻人,多余的话,我就不说了,你自己会有一个理智和清醒的判断,当然,今天特意过来,主要是想和你商量下有关老宁的事儿。”

  这早在陈曦的意料之中,也并不感觉很意外,于是只是笑了下:“您该不会是打算让我收回那份举报材料吧?”

  向北连连摆手:“你想哪去了啊,我怎么会提那么幼稚的要求,送上去就送上去呗,类似的举报材料,各级纪委每年都要收到几万份吧,但真正能查出问题的却是寥寥无几,绝大部分是捕风做影,查无实据的,我的意思是,老宁这个人吧,你不了解,还是很够意思的,咱们各退一步,我保证周强没事,还有,二环路工程上,咱俩家也是各干各的,相安无事,你也别咬死不松口,怎么样,这个条件够不够?”

  在某种程度上说,向北能做出如此让步,其实跟认输了差不多,看来,宁宪东是他的软肋之一,他不得不有所顾忌,陈曦默默的想,可是,话说得轻巧,就算我松口了,难道宁宪东就能平稳落地了吗?要是那样的话,说明黄启明也是一丘之貉啊

  见他沉吟不语,目光中流露出一丝疑惑,向北则吸了口雪茄,笑眯眯的说道:“小陈啊,你对官场的认知还很浅哦,很多事情,并不是你想像得那么简单,这里面学问很大的,总之一句话,你只要做到别较真就可以了,剩下的事,由我来搞定。”

  向北说这句话的时候,脸上写满了自信,语气之轻松,就仿佛是在讨论北方集团内部的事务,令陈曦都有点傻了。

  “当然,你也可以不答应,我没有任何强迫的意思。”向北平静的说道。

  他低着头思忖片刻,斟酌着说道:“好吧,我可以答应,但只能承诺不主动去追究,可有关部门找到我头上,我还是要实话实说,否则,岂不等于自己打自己的脸了。”

  向北连连点头:“那是自然,那是自然!”

  该说的都说完了,目的也达到了,向北随即起了身,他也客气的站了起来,走到了门口,向北还是微笑着说道:“最后,我在提醒你一句啊,不要总和康铭辉那种跳梁小丑搅合在一起,他会拉低你的层次的,还有胡介民,更是老奸巨猾之辈,在这些人身上,是学不到什么的,说心里话,你倒是应该多跟岳父大人亲近亲近,那才是真正有才华的人。”

  他则笑着道:“还有,应该多跟您这样的社会精英在一起,对吧?”

  向北听罢,微微愣了下,随即爽朗的大笑起来,一边点头称是,一边打开了房门,不料却发现门外站着一个人。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