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7章 糟践东西啊
本书详情 返回首页 下载本书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门外站着的竟然是田甜。

  向北冷不丁的被吓了一跳,微微一愣,他见状则把脸一沉,问道:“你怎么来了?是有什么事吗?”

  田甜的脸涨得通红,支支吾吾的道:“对不起陈总,我不知道您有客人”

  “没事没事,你们谈。”向北大度的摆了摆手,转身往外走去,他则示意田甜稍等,然后快步跟了上去。

  出于礼貌,他一直将向北送到了楼下,又站在车前聊了一阵,就好像是两个亲密无间的好朋友,引来众多人的瞩目。

  直到目送向北的车驶出机关大院,他这才转过身,却见孟朝晖正站在不远处,于是便微微点了下头,孟朝晖见了,赶紧快步走了过来。

  “向北来干什么?”孟朝晖问,他淡淡笑了下,并没有回答。

  孟朝晖也没有继续问,而是皱着眉头嘟囔道:“真是怪了,北方集团昨天出了那么大的事,可这位董事长倒是看上去很淡定啊。”

  他未置可否,只是转身往楼里走去,孟朝晖则紧跟其后,在他耳边轻声说道:“陈总,昨天晚上刘总给我打电话,让我把皇家园林的年费给交了,你看这事”

  他实在是无可奈何,只好停下脚步,低着头思忖片刻道:“好吧,我和洪彬打个招呼,让他明天把钱划过去,另外,刘总最近怎么样了?身体恢复得好吗?”

  孟朝晖迟疑了下:“他要去海南疗养一段时间,昨天问我公司的情况怎么样,我说最近资金有点紧张,他就没再说什么。”

  他挠了挠头:“去海南疗养,大概需要多少钱?”

  “十万左右吧。”孟朝晖沉吟着道:“要不这样吧,这笔钱从焊培或者基地公司走账,这样也省得麻烦。”

  刘汉英的奢侈是出了名的,从胡介民在位时就一直如此,这么多年,几乎成了华阳的一个特例,他无奈的叹了口气:“好吧,那你去安排吧。”

  孟朝晖答应了声,转身急匆匆的走了。

  他的心情却有些沉重,这就是华阳的现状,明明已经风雨飘摇、危机四伏,但大家却都置若罔闻,该咋活还咋活,就好像所有这一切都与自己毫无关系一样。

  实话实说,企业确实到了动大手术的时候,否则,无论再怎么努力,也只能是维持现状,想走出困境或者实现更远大的目标,就目前的管理体制,是很难实现的。

  真不知道我的所作所为,到底是对还是错,与其就这么毫无改变的苦苦支撑,莫不如让华阳在烈火中涅槃重生。到底该扮演个什么角色呢?是理想和信念的守护者,还是一个逆时代潮流的蠢货呢?想到这里,他不禁有些迷茫了。

  回到了办公室,却发现田甜还低着头站在门外,不禁有点纳闷,一边推门往屋里走,一边若无其事的问道:“你母亲怎么样了?”

  “恢复挺好的,但还在重症监护病房,一天只能探视一次。”田甜低声回了句,也跟了进来。

  他嗯了一声,在沙发上坐下,这才抬头打量着田甜。

  不知道为啥,他就是感觉田甜变了点模样,依稀多了几分初尝人事的羞涩,而且,脑海中总是浮现出一些想象的画面,但又感觉自己有些龌蹉,于是赶紧收住了这些乱七八糟的念头。

  “哦,我今天晚上抽空过去看看。”他道,说完,从挎包中拿出昨天就准备好的五千块钱递过去:“收下吧,这算是我的一点心意。”

  田甜迟疑了片刻,并没有伸手去接,还是低着头站在对面。

  “怎么,是不是有什么难处?”他将钱放在了桌面上,轻声问道。

  “我”田甜支支吾吾的,欲言又止。

  他不禁笑了:“跟我还客气什么,有什么话尽管说,是有关工作方面的吗?”

  田甜连连摇头:“不是,不是的,是我想请您吃饭。”

  这句话,几乎是鼓足勇气才说出来的,说完之后,好像放下了千斤重担似的,长出了一口气。

  “请我吃饭?”他笑着道:“为啥要请我吃饭啊?”

  “不为啥,就是想跟您单独坐一坐,您能答应我吗?”或许是最难说的话出口了,田甜的心态也平和了许多,不仅说话顺溜了,而且眼神中也充满了渴望。

  “可是,你母亲还在医院啊,你不需要去照顾吗?”他皱着眉头道。

  “暂时不需要,而且,监护室那边,也有人在的。”田甜低声说道。

  他还是有些犹豫:“这个要不,我把雅萍大姐和老孟也喊上吧,吃完饭,顺便去医院看一看。”

  “不不,我只想和您单独在一起。”田甜连连摇头:“而且,有些话,也只能对您一个人说。”

  他被田甜的态度搞糊涂了,略微思忖片刻,还是笑着说道:“既然是想单独跟我说,那就现在说吧。”

  田甜轻轻的咬着自己的嘴唇,良久,这才喃喃的道:“陈总,今天晚上和您聊完,我就打算辞职了,所以”

  “啥,你要辞职?”他不禁吃了一惊,瞪大了眼睛问道:“为什么?”

  田甜苦笑了下:“这也是我今天要跟您单独谈的原因,所以,请您无论如何答应我的这个请求。”

  这句话倒是令他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低着头略微思忖片刻,最后笑着道:“好吧,我答应了,咱们去哪里吃呢?”

  田甜的脸上立刻露出了笑容,美滋滋的说道:“我在香格里拉定了个包房。”

  香格里拉中餐厅的包房,基本都是十人间以上,虽说没设最低消费,但菜品没有百元之下的,他和吴迪在大堂吃了顿包子,还消费千余元,在包房里稍微奢侈点,三千五千就进去了。

  “去那里干什么?那就是宰冤大头的地方。不去不去,既然要谈事,吃什么都不重要,随便找个地方就行。”他道。

  不料田甜却浅笑着道:“我菜都点好了,定金也付了,总不能退了吧?难得能请您一次,就这么定了吧,晚上六点,我恭候您的大驾。”说完,转身欲走,却被他喊住了。

  “钱拿着!”他道。

  “晚上您再给我吧。”田甜转过身,顽皮的笑了下,然后一阵风似的走掉了。

  看着那婀娜的背影,他不禁暗想,周土豪真是白捡个大便宜啊,一个嫩得能掐出水来的小姑娘,就被个五十来岁的半大老头子给搞定了,真实暴殄天物,糟践东西啊!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