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9章 把我陪好了......
本书详情 返回首页 下载本书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田甜脸上的红晕渐渐消退了些,抬头看着陈曦,缓缓说道:“作为受害者家属,我旁听了余振海的庭审,这才知道这个悍匪最终是被你抓住的,你说,是不是该代我父亲敬你一杯呢?”

  陈曦连连点头:“好吧,这杯酒,我必须喝。”说完,端起酒杯,咕咚一口就灌了下去。喝完之后,吃了几口菜,这才笑着问道:“你这丫头,嘴还真紧,从来没听你说起过这些事啊?”

  田甜叹了口气:“有什么可说的呢?这种狗血剧情传出去,只能成为大家茶余饭后的谈资,我自己都感觉丢人,说了你也别笑话,我大学毕业后能进入华阳集团,还是方远途给安排的呢。”

  陈曦苦笑着摇了摇头,这个世界就是这么可悲可笑,爱恨情仇、是非功过,往往都搅合在一起,纠缠不清。

  “可是按理说,你父亲应该有些家底的呀,还有你舅舅陈局长,经济上不该有啥问题的吧,人虽然不在了,但怎么也不至于到了要卖房子的境地吧?”他还是把话岔开了。

  田甜淡淡的道:“这件事说来话长了,我父亲非常信任方远途,这么多年,绝大部分资金,都在方远途的账面上,其余一少部分在我母亲手里,在我印象中,他们之间的合作基本正常,没因为钱产生过矛盾,可出那档子事之后,一切就都变了味道,成了一摊子糊涂账,后来方远途也死了,很多事就更说不清楚了,钱要不回来,但欠别人的却赖不掉,结果,法院把我父母名下的几处房产都给封存了,这官司到底得打到什么时候,连律师心里都没底。至于我舅舅吗,事实上,他已经帮了很多忙了,尤其在我父亲的案子上,但换肾这种病,就是个没底的大窟窿,总不能指望他一辈子吧。”

  对此种情况,陈曦也很无奈,两人又喝口酒,他这才试探着问道:“你父母离婚了吗?”

  田甜摇了摇头:“没离婚,只是我父亲搬出去住了。其实,我母亲身体一直不是很好,被父亲发现之后,就一病不起,浑身浮肿,上医院一查,是急性肾炎导致的严重肾衰竭,虽然抢救及时,命保住了,但肾功能受损很重,我父亲出事之后,她的心情更加不好,整天郁郁寡欢,拖了半年,医生就说需要换肾了。”

  “没什么,现在手术了,会慢慢好起来的。”他轻声安慰道。

  田甜却突然不吭声了,两只眼睛直直的看着他,良久,眼圈一红,一串眼泪默默的滚落下来。

  他见状赶紧将纸巾递了过去,田甜却没有接,只是低着头喃喃的说道:“其实,周国权的事,你肯定是知道的,我甚至觉得,这一切都是你有意安排的”

  这句话令他很难堪,不论从什么角度出发,把自己的女下属作为礼物送出去,实在有些龌蹉和猥琐,他顿时感觉脸上一阵发烧,吭哧了几声,最后支支吾吾的道:“老周这个人小田,你别误会,这事”

  “不用说了。”田甜擦了下眼角的泪水,哽咽着说道:“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没人强迫我,一切都是我自愿的,我现在需要钱,也需要有个依靠,既然周行长有这个想法,我为什么要拒绝呢?”

  他无语。半晌,这才轻轻叹了口气道:“我是这么想的,每个人都有选择自己人生道路的权利,其实,谁也没资格嘲笑谁”

  “你一定认为,我今天请你这顿饭,都是周国权给拿的钱吧。”田甜打断了他的话:“其实,你想错了,这都是自己的钱,父亲在的时候,经常给我零花钱,参加工作以后也是一样,我用不了就都存起来,到目前为止,我没和周国权发生任何事,更没有花过他的一分钱。”

  “那你的意思是,不打算接受了?”他连忙问道。

  田甜深深吸了口气,将眼角的泪水擦干,然后低低的声音说道:“我必须接受,医生说过,后续治疗的费用非常大,如果服用进口的抗排斥药物的话,每年大概需要四十万上下,国产的要便宜很多,但效果比较差,花了这么多钱,如果术后的治疗跟不上,岂不是前功尽弃?四十万,对现在的我而言不是个小数目,借都借不到,总不能指望公司每年都给我报销吧?不管母亲做过什么,但她生我养我一场,作为女儿,我绝对不会撇下她不管的。”

  陈曦默默的听着,说实话,心情非常复杂。

  他没有资格去评价田甜的所作所为,一个二十三岁的女孩子,在面对如此窘境之际,可以选择的路,实在不是很多。

  从严格意义上说,田甜给周国权当红颜知己的做法,有悖主流价值观的要求,甚至可以说是丧失了道德的底线,可现实往往又是很残酷的,面对着高昂的医疗费用,保住了底线,却很有可能失去母亲。

  “小田,你别多想,至少我本人尊重你的任何选择,其实,只要自己觉得舒服,大可不必在意别人的议论。”斟酌良久,他试探着说了句。

  田甜淡淡一笑:“话是这么说,但真正能做到泰然处之的却寥寥无几,所以,我才决定辞职的,也省得成为华阳集团的一个热点话题,整天被大家指指点点的,实在是件很闹心的事。”

  他叹了口气:“这就是你辞职的原因?”

  田甜想了想了,郑重其事的道:“这是其中之一吧,但并不是最主要的,最重要的原因是和你有关的。”

  “和我有关?”他惊讶的问道。

  田甜抿嘴一笑:“是啊,不仅有关,而且关系非常大。”

  这倒是引起了他的兴趣,将筷子放下,点上一根烟,微笑着问道:“说说看,和我到底有什么关系?”

  田甜却把嘴一撇:“我现在已经不是你的助理了,当然不能这么轻易就告诉你啊,想让我说出来也可以。”说到这里,她伸手指了指桌子上五粮液。

  “干嘛?”陈曦笑着道:“你要跟我喝酒?”

  “是的,你把我陪高兴了,我就把一切都告诉你,保证让你大吃一惊。”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